• 注册
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性传播取代吸毒成艾滋病病毒最大感染源

       

      性传播取代吸毒成艾滋病病毒最大感染源

      今年1至9月,我国新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约7万例

        “怎么样,有什么问题吗?”周二上午,在顺德区疾控中心“关爱中心”办公室,中心副主任曹富鹏对面的一名男子结结巴巴地询问,同时紧张地看着曹富鹏脸上的表情。

        “平均每天有七八人前来咨询、检测。”曹富鹏说,他们大多是在流连夜店或酒吧后,却又担心染上艾滋病毒。

        事实上,在过去的11个月,顺德几乎平均每两天就新增一例HIV感染者/艾滋病病人。统计资料显示,除港澳台、外籍人员外,截至2013年11月30日,顺德累计报告HIV感染者或艾滋病病人共779例,其中男女比例为2.93:1,18岁以下儿童占累计报告数的0.5%;2013年新报告HIV感染者/艾滋病病人171例。

        据顺德区疾控预防中心艾滋病预防科相关负责人表示,在检测出的艾滋病患者当中,本地人约占六成,八成以上是通过性传播感染,其中男同性接触感染占性传播比例最高。

        半数感染者为意外发现

        之所以愿意站出来“现身说法”,柳明和陈龙(均为化名)的共同回答是:因为一直接受来自政府的免费治疗和关心,既是出于感恩,也是对其他人的一种教育。

        柳明来自四川成都,在顺德定居已有10年。去年4月,当时还在一家服务行业工作的柳明突然发现,小腿随便一碰就有大块的淤青。公司提供的体检报告也显示,血小板数值严重偏低。

        柳明怀疑,自己患上白血病了。到顺德区人民医院复检时,医生一脸严肃地告诉他,情况很危险,随时有生命危险,建议住院。

        住院期间,他无意中发现,护士办公室的一份名单中,他的名字后面标注了“预防隔离”,他的心当即抽搐了下,连日忐忑不安的心理防线最终被无言的诊断书击溃:正常成人的免疫细胞CD4为每立方毫米500—1600个,而他的低至25个,这意味着,他的免疫系统受到严重损害,艾滋病病毒感染时间已经很长了。

        而来自韶关的陈龙被确诊出HIV感染者也同样措手不及,今年年初,在一次例行献血后的一周,疾控中心的电话通知他,他被确诊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。

        在外人看来,陈龙可以算一名成功人士:38岁的他,从1997年来顺德打拼,已经拥了自己的贸易公司和投资公司,住房有两套,两个孩子活泼可爱。“晴天霹雳,感觉天都塌下来了。”抱着确诊书的陈龙瘫软了。

        数据显示,截至2013年11月30日,累计报告HIV感染者或艾滋病病人共779例,今年新报告HIV感染者/艾滋病病人171例。

        “事实上,有半数患者是被‘意外’发现的。”顺德区疾控中心疾病预防控制科副主任曹富鹏表示,一方面,患者无法接受感染艾滋病病毒的这个事实,另一方面,患者很可能无意中成为另一个病源中心。

        男同感染占性传播比例最高

        拿到确诊书,不堪回首的往事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中回放。

        “我有同性恋倾向。”柳明坦言,大约是在2006年,随着网络的普及,各种资讯混杂而来。“一个从不被认同的事情,在网络上突然找到了认同感。”在回四川老家期间,他频繁出入酒吧。“四川有好几座旅游城市,思想也比较‘前卫’,有些事往往不是事先计划好的,见了面有了感觉,一切自然而然地发生。”

        “踏入这个圈子,就摆脱不了了,就像吸毒一样刺激。”柳明确定自己就是“栽”在这里,“不知道危险性,也没有采取任何安全措施。”

        柳明只是顺德艾滋病群体中的一个缩影。从事预防工作近30年的曹富鹏记得,从1998年顺德首次在一对归国返乡的华侨夫妇身上检出艾滋病开始,顺德的艾滋病患者群体就不断增加,社会对艾滋病的了解也逐步丰富起来。

        “这对夫妻来顺德旅游时正好发病,对这种奇怪的症状本地束手无策,于是被送到佛山第一人民医院。报告结果出来时,震动很大。”

        “几乎是如临大敌,一群人在研究怎么处理,达成处理结果也很快:立即买好机票把他们送他们回国去。”曹富鹏说,这种有点粗糙的做法,在当时也实属无奈,医务人员的认识严重不足。

        此后的5年时间,曹富鹏说,每年零星出现几例,有些年份一例都没有,而当时的患者多以共用注射器吸毒而感染。这些“既容易造成社会恐慌又于社会形象不利”的数据处于“保密”状态。

        转折发生在2003年的“非典”之后,国家对疫情的公报逐步放开。曹富鹏说,就在这一年,顺德每年被检测出的艾滋病病例开始“破十”;2006年,通过性传播感染的人数首次超过吸毒感染人数,其中同性传播感染约占半数。这一年,恰是柳明“出轨”的年份。

        从高危群体转向普通人群

        曹富鹏记得,进入21世纪下一个10年后,每年被检查出的病例已经不是用“破十”来形容,而是“破百”。数据显示,2012年新报告HIV感染者/艾滋病病人124例,而在今年前11个月,这个数字为171例。

        艾滋病患者人数在逐年增加的同时,还呈现出艾滋病从高危群体向普通人群扩散。曹富鹏介绍,“比如,‘高危群体’很容易将艾滋病病毒传染给配偶。”

        目前,顺德本地最年长的艾滋病患者出生于1946年,2010年在一次留宿陌生人时被“引诱”而感染;而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的“开放性”也让他咋舌。“我每个月分别去一次看管所和戒毒所,一些十六七岁的未成年都有好几个性伙伴,他们还反过来会问‘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’!”

        “越害怕发生的事情就越容易发生,关键是要普及预防知识。”顺德区疾控中心疾病预防控制科副主任曹富鹏认为,男同群体相对比较隐秘,多数建立在放纵基础上的感情并不牢固,往往过了一年半载就另觅“新欢”。

        “同性恋并非是一种病态,他们与异性间的感情一样。”曹富鹏也在不断接近这个群体,并试图为他们提供帮助。取得男同群体的信任后,他们在酒吧举办聚会、认识新朋友时,也会通过QQ向曹富鹏发出邀请。曹富鹏就会带上宣传资料、避孕套等物品,为他们讲课。

        这个看起来非常隐秘的圈子,每次参会人数规模能达到上百人。曹富鹏甚至还会为他们申请1500元到3000元的场地费用。

        来自顺德区卫计局的一份报告显示,顺德是个工业化程度较高的城市,流动人口比例大,感染者流动性大、依从性差等给随访管理带来一定难度。

        曹富鹏认为,艾滋病患者群体的增加,也与检测技术的不断进步和检测面的扩大有很大关系。这一点,从每年半数的患者是“意外”被诊断可以看出。

        此外,宣传力度的加大,也让“高危群体”敢于来疾控中心自查。“对比很明显,以前就是知道自己感染了,羞于见人,更是破罐子破摔,根本不敢来自查。”曹富鹏宽慰他们:“保持良好的心态,坚持治疗和锻炼,艾滋病患者的寿命也能达到人类平均年龄。”
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17
  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  • 回帖总排行
      • 采纳总排行
    • 熊二
      熊二
      174次回帖
    • @小雨
      @小雨
      169次回帖
    • 九醉的小子
      九醉的小子
      161次回帖
    • aqcmqk
      aqcmqk
      154次回帖
    • pyf520
      pyf520
      154次回帖
    • 795200qa
      795200qa
      136次回帖
    • 裤裆里有赶98k
      裤裆里有赶98k
      121次回帖
    • 果女
      果女
      120次回帖
    • 蚂蚁集团
      蚂蚁集团
      107次回帖
    • WY027479
      WY027479
      104次回帖
    • 情趣研究
      情趣研究
      1次被采纳
    • 玩世不恭
      玩世不恭
      1次被采纳
    • 1G老湿
      1G老湿
      1次被采纳
    • 果女
      果女
      1次被采纳
    • 爱果女
      爱果女
      1次被采纳
    • 分享社区

    • 签到中心
      果女排行
      话题中心
      幸运抽奖
      果女监狱
    • 发布
    • 任务
    • 返回底部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